欢迎来到选调资讯!

【迁西夜话】马骥在迁西开辟革命新区的一段经历
作者:波涛54834570770    来源:网络摘编     2021-04-08    浏览量:

来 源:《迁西文史内参》(迁西县政协文史委员会主办,张志会主编)2012年第2期(总第005期)UPD选调生网

孙占希UPD选调生网

撰稿时间:2011.08UPD选调生网

1939年,平西党组织任命马骥为八路军通讯排排长,带领15名八路军到迁西、丰润一带开辟革命新区。UPD选调生网

1940年初春的一个黄昏,马骥他们从我们孙家峪大东山那边下来了。当时村里人谁也不认识他们,以为又是土匪,于是纷纷逃进大山。就连跑不动的,也都把大门关了起来。所以,当马骥他们进村时,街上连个人影儿也看不见。UPD选调生网

他们轻轻拍拍这家门,又轻轻拍拍那家门,可哪家也没人应声。他们用和蔼的语调对门里说:“老乡们,我们是平西来的八路军,是打鬼子的,请把门开开,好吗?”但仍没人开门。于是,他们只好坐在街口休息。UPD选调生网

这时他们已走了一天了,一直没吃到东西,又渴又饿。有的战士只好从河沟里捞冰块儿解渴。这时,又听一个人说话了:“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,是老百姓的队伍,再渴再饿,也不准乱动老百姓的东西。老百姓可能怀疑我们不是八路军,所以才不敢接近我们。从现在开始,谁也不准再敲老百姓家的门。”UPD选调生网

村里的年轻人孙占全,这时正躲在家里,听了刚才的话很受感动。心想:世界上哪儿有这么好的军队呀,莫非真是八路军?要真是八路军,咱可不能慢待人家呀!于是,他将信将疑地将门打开,请他们到屋里坐。UPD选调生网

马骥说:“小同志,谢谢你!我们是从平西来的八路军。我是排长马骥。请帮我找一下你们村上的办事员或负责人好么?”因为当时还不敢确定他们是八路军,所以孙占全巧妙地回答:“我们村很小,没有办事员,也没有负责人。”UPD选调生网

马骥看得出面前的这位年轻人对他们还有疑虑,就说:“小兄弟,今天我们就住你们村了,晚上还得吃饭,费心给安排一下吧!”孙占全说,我们村都是坡地,没有细粮。马骥说:“我们都是农家出身,吃惯了粗粮,家里有什么就吃什么吧!”于是,孙占全给他们做了小米饭,也没什么菜,他们吃得非常香甜。UPD选调生网

孙占全当时就想:若是土匪、汉奸,这么个招待法,他们早把桌子给掫了。另外,孙占全看他们年龄都在二十岁左右,个个平头、便服、短枪,文质彬彬,很像刚毕业的学生,连吃饭时的聊天也都是有关抗日。于是,孙占全趁他们吃饭之机,出门向办事员孙瑞作了汇报。UPD选调生网

孙瑞向孙占全打听了一些细节,也感觉很像八路军,便和武装班长高士伍一起前去察看。当弄清他们真是八路军时,孙瑞乐坏了,赶紧派人把党支部书记孙元龄、共产党员孙温、孙占伍等找来,和马骥见了面。UPD选调生网

那天晚上,马骥特别高兴,还情不自尽的唱起了抗日歌曲。在场的人也都跟着一起唱。听到歌声,村民们都从大山里回来了,跟八路军互相握手拥抱。欢乐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午夜。UPD选调生网

从此以后,马骥把孙家峪作为根据地,把孙家峪人作为知心朋友,经常来孙家峪。一来就住在孙泽长、孙鹤龄两家(当时两家在一个院儿)。为了安全起见,马骥还为孙元龄、孙鹤龄分别起了化名,一个叫孙泽长,一个叫孙羽丰。并通过他们俩,跟唐山东贸货栈高经理联系上了,不时购买一些雨衣、雨布、胶鞋、望远镜、皮带、红伤药、手电筒、枪套子之类的军用品。为了帮助八路军迅速打开局面,孙泽长积极向附近村庄介绍八路军通讯排的情况,因而很快打通了干柴峪、南台、潘杖子、瓦房峪、林家峪、马蹄峪、杨家沟、大峪等村的关系,使马骥他们很快在这些地区建立起了抗日根据地。UPD选调生网

马骥在孙家峪一带落脚不久,便提出要见王墨林。王墨林,新集人,进步爱国青年,当时的公开身份是新集镇长,实际上是八路军办事员。新集日伪军一有动静,他就会通过内线事先告知有关村庄,所以,周边村庄,尤其是抗日武装经常落脚的村庄,没少得到他的帮助。所谓内线上的人,一个是“酒家饭店”的老板酒连,一个是“李福铁匠炉”的老板李福。他们的铺面都在新集街上比较僻静的地方,各村赶集上店的人常到那里落脚。当时王墨林主要是通过他俩把消息传递出去。UPD选调生网

那天正好是新集大集,孙泽长领马骥和两个去了。当时他们都化装成了老百姓,背着破麻包、破口袋、破钱叉子,上了膛的手枪藏在了里面。那时新集只有南北向一条街,很窄,平日里冷清,但集日里却很拥挤。日军当时就住在街南路东的一家民房里。他们四人是从南街口进去的,得过日本岗哨。当时,两个日本兵手持上着刺刀的大枪,站在大门两侧,地下趴着一条大狼狗,非常吓人。孙泽长在前引路,马骥他们三人紧随其后,但都保持一定距离,以备不测时救援。事先他们已经约好:若遇不测,孙泽长向北跑,他们三个向南跑,但尽量不要开枪,以免伤及百姓。幸运的是一切顺利,他们大模大样地走过去了,日军哨兵一点也没感觉有什么异样。UPD选调生网

到王墨林家后,王墨林把他们领到后院东厢房。相互介绍后,马骥对王墨林说:“你为抗日做了很多工作,我很佩服啊,所以前来拜访你。但你的风险很大,希望注意安全,以后还有很多抗日工作需要你做。”王墨林说: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今后如有吩咐,只要我能做到的,保证完成。”UPD选调生网

因为得注意王墨林的安全,那次马骥只和王墨林简单地聊了几句就告别了。临走时,马骥跟王墨林要了一把旧锁,让孙泽长一个人从北街回去了,自己则带两个原路返回。在离日军岗哨50米远的时候,马骥悄悄对两个说:“咱们业已来了,别空着手回去。到了岗哨前,看我眼色行事。”三个人继续往前走。UPD选调生网

当走到哨兵对面时,三人冷不防掏出手枪,对准了两个哨兵。马骥用日语跟他们讲:“我是八路军排长马骥,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,八路军优待俘虏,否则要你们狗命。”两个日本兵当时吓坏了,乖乖放下了枪。两个上前收缴了他们放在地上的大枪。马骥接着告诉他们:“以后不准欺压百姓,人不是好惹的。给你们狗太君捎个信,就说八路军排长马骥来了,下次要见他。”随后,马骥叫着号:“向后转,齐步走。”两个哨兵乖乖向院里走去,连那条大狼狗也耷拉着尾巴跟他们一起回去了。UPD选调生网

马骥随手把门从外面锁上了,然后带两个大步走开。一枪未放就呵退了日军岗哨,缴获了两支三八式步枪。当时,赶集的老百姓看了,既惊讶又高兴,说:“真是一物降一物啊!鬼子不怕咱老百姓,就怕八路军。”但是,也都怕连累自己,忙着往家跑。马骥随后喊:“老乡们,不要怕,我是八路军排长马骥。以后有我们在,鬼子就不敢胡作非为了。”UPD选调生网

那天,马骥他们走出了二里多地,到泉庄村北时,才听到日军在后面追击的枪声。赶集的老百姓回家后到处宣传:“今天我们可开眼了,三个真八路,一枪未放就把日本哨兵给吓回去了,连那条大狼狗也夹着尾巴没敢叫一声。”UPD选调生网

打那儿以后,马骥无论到哪儿开展工作,群众都很信任他。但新集日军可就着了窄了,没想到还真来了八路军。从那儿以后,不仅不大出来祸害人了,连据点的大门也常常关得死死的,生怕八路军哪天再来。UPD选调生网

1940年夏初,马骥带15名战士夜袭了新集日军据点。他们兵分两路,一路由孙泽长带路,从南山坡子进攻;一路是由孙鹤龄带路,从北街进攻。因为上次门岗被八路军下了枪,这时日军已在大门旁边修起了岗楼,哨兵都挪到岗楼上去了。到了晚上十点,老百姓大都睡了,只有岗楼上的两个哨兵还在一盏小油灯前晃来晃去。埋伏在南山坡子上的战士,这时离岗楼不过30米远,岗楼上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。UPD选调生网

这时,一个战士一枪击中了其中的一个哨兵,小油灯也被碰灭了。据点里的日军立时慌了手脚,步枪、机关枪四处扫射,直直打了两个钟头。枪声刚停,八路军又开了两枪,日军又是一阵乱射。这时,从北街进入的八路军已摸到据点门前,他们向院子里扔了两颗手镏弹,炸坍了岗楼,随后就与从南面进攻的战士一起返回了孙家峪。但日军却以为被包围了,胡乱的射击一直持续到天亮。UPD选调生网

当时杨店子镇北有两个土匪司令,一个叫郭满,一个叫赵友,他们经常依仗日伪的威势到各村强行征粮征款。除了一年三大节,每年生日(郭满是三月十五,赵友是四月初七)还要向各村、各商号发出“请贴”,要人家去“吃酒”,凡不到场的他们就编派谣言,说你“私通八路”,动不动把你“请去”跟日本人说话。所以,凡接到他们请帖的,都是带着几十元现大洋或整猪整羊、几十只宰好的白条鸡去贺寿。而且,排场越来越大,贺寿的人越来越多,有时竟达100多号人。UPD选调生网

马骥得知后,决定除掉这两个匪首。UPD选调生网

三月十五这天,马骥一行五人化装成特务,前去为郭满祝寿。他们先到了大五里,让人把话儿捎进去,说杨店子特务大队长高某某派人为他祝寿来了。郭满非常高兴,赶忙与赵友等几个头面人物前去迎接。见面时,马骥说:“我们是杨店子治安联防队的,高队长派我们来为您老人家祝寿,可惜什么礼物也没带,高队长说后会有期。”UPD选调生网

郭满哈哈一笑,说:“您来了就好,来了就是给我面子,还谈啥礼物?”说着话,将马骥他们领进家门,让到客厅,并将他的部下一一作了介绍。UPD选调生网

马骥说:“这地方离王家湾子、贯头山(当时有抗日武装)可近啊,安全么?”郭满说:“我都派哨了,八路军来了立即向我报告。平安无事!”马骥说:“八路军神出鬼没,说来就来,说不定饭没吃完他们就到了,还是我派两个弟兄吧!”转身告诉两个战士分别把守前门和后门,并说:“没我的话谁也不许进来。”然后入席,举觞称贺。UPD选调生网

觥筹交错之时,马骥听门外传来的暗号(连拍三掌),冷不防掏出手枪,对准了郭满,并对在场的人说:“都不许动,谁动我崩了谁。”这时,两个八路军战士急速跑进屋,把郭满、赵友二人五花大绑地捆了起来,踹倒在宴席前。UPD选调生网

接着马骥开始讲话:“我是八路军排长马骥。八路军是抗日的队伍、老百姓的队伍。谁欺压百姓,谁甘心为日本人当走狗,我们就饶不了谁。今天我们来,就是要为大家除掉这两个祸害!”随后,让两个战士将郭满、赵友押出去了。十多分钟后,村外传来两声清脆的枪响。UPD选调生网

郭满、赵友被处决的消息很快传遍各村,有的村吃喜猪头,有的村扭秧歌,有的村唱皮影,人们心情大快。杨店子一带的汉奸、走狗们再不敢那么嚣张了;就连日军,如果不是跟着大部队,也不敢轻易入村抢劫了。UPD选调生网

马兰庄据点的伪军经常横抢滥夺,周边村庄叫苦不迭,为此马骥和孙泽长曾多次前去侦察。他们化装成小贩儿,以找水喝为名进入据点,并跟岗哨聊天,因此很快掌握了据点内的情况。UPD选调生网

该据点有伪军76名,勤杂工20名,有步枪75支,短枪两支。据点外有宽深各六七尺的壕沟。壕沟内侧有七八尺高的院墙,墙头上有铁丝网。整个院子只有一个大门。门口有个岗楼,二丈多高,白天有两个哨兵站岗。他们军纪很差,每天上午9点到11点跑操、军训,其他时间就是吃喝玩乐,推排九,打麻将,或三五成群地到各村敲诈百姓。UPD选调生网

根据侦察,马骥决定智取这个据点。UPD选调生网

1940年秋初的一个黄昏,马骥率队从孙家峪出发,大约晚上十点到了马兰庄西庄头。他先派出三个战士接触伪军岗哨,其他人就地埋伏。UPD选调生网

伪军哨兵见有三个人正向他们走来,就喊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一个战士回答说:“我们是尹庄的,是保长派我们来送军饷的,快开门吧!”伪军哨兵没好气地问:“为什么不白天来?这么晚!”那个战士说:“是你们队长说最晚要今天交齐,否则把我们烧光。刚凑齐就来了。老总啊,快开门吧!”伪军哨兵说:“等着吧!”说着,下楼把门打开了。两个战士上去就把他按在地上绑了起来,并警告他说:“不要乱喊,叫你说什么就说什么,否则崩了你。”那个哨兵只好乖乖听他们摆布。UPD选调生网

这时,马骥也带战士们赶到了门口。当时院里黑洞洞的。马骥问:“你们队长住哪屋?”伪军哨兵向院里一指,说:“那个点着灯的就是。”马骥说:“如果你敢骗我,马上毙了你。”UPD选调生网

马骥带5名战士悄悄摸了过去,透过窗户往里一望,那个狗队长正和小老婆一起躺在炕上抽大烟呢!战士们一个箭步冲进屋,轻而易举地缴了他的枪,并把他绑了起来。那女人偎缩在屋角,吓得直打哆嗦。UPD选调生网

狗队长说:“长官哪,千万别开枪,你们要啥,好说!”马骥说:“少罗嗦!让你的人到院里集合,枪架在西边,人站在东边,中间留条道,就说皇军要来检查。”狗队长不敢耍猾,隔着窗户让他的杨副官传命。UPD选调生网

不一会儿,队伍集合好了。马骥又让狗队长将杨副官骗进屋,绑了起来。这时,其他十名战士已从四面将院子里的伪军围上了。UPD选调生网

随后,马骥手提两支手枪,走到伪军队伍面前,说:“请大家不要怕,八路军优待俘虏。我是八路军排长马骥。这次来,主要是遣散你们这支队伍。你们听着,周围群众对你们反映极坏,尤其是你们两个狗队长,罪大恶极。”这时,五名战士将两个狗队长从屋里推出来,踹倒在伪军面前。马骥接着讲:“今后无论是谁,忠实于敌,欺压百姓,决不饶恕。今后,你们要痛改前非,做一个本分人,做一个有良心的人,不要再给日本人卖命。”UPD选调生网

随后,马骥让战士们将两个狗队长枪毙在了马兰庄西河沿,并遣散了这支伪军队伍。UPD选调生网

这次智取马兰庄据点,我军无一伤亡,缴获步枪70多支,短枪两支,子弹3000多发,手榴弹两大箱。当晚,由马兰庄人赶着驴驮子护送,这些战利品全部转移到了孙家峪。UPD选调生网

冀东暴动后,刘经伍组织了一个百人左右的便衣队,但只有几支步枪,多数是火枪、大刀、花枪。起初他们只在迁西境内转来转去,最后转移到了平西,党组织接收了他们,并给他们配备了步枪、机关枪和小炮。原来他们这支队伍里的人称刘经伍为司令,平西整训后组织上仍称他为司令,并把他们派回了迁西。本意是让他们开辟革命新区,组织群众抗日,可他们即不扩军也不抗日,走到哪儿就强行让哪儿的群众慰问,整天杀猪宰羊,吃喝玩乐,躲日本人远远儿的,一枪不发,因此群众把他们叫“假八路”“吃喝队”“懒汉子队”。UPD选调生网

于是,平西党组织指示马骥收编这支队伍。UPD选调生网

1941年中秋节前夕,马骥与刘经伍商量:“今年过节咱们搞个联欢吧,在什么地方搞、怎么搞,你定。”当时刘经伍满口答应,确定在忍字口举行,所有过节用的东西也都由他操办。UPD选调生网

联欢会那天,马骥准时到场。刘经伍准备了鸡鸭鱼肉等各种酒菜,席间大家有说有笑,热闹非常。UPD选调生网

正在兴浓之时,马骥把刘经伍叫到里屋,说有事跟他商量。刘经伍进去了,还没醒过神儿来就被两个(一个姓王,一个姓董)下了枪,并捆了起来。UPD选调生网

之后,两支队伍马上集合,八路军站左边,刘经伍的人站右边。马骥出来讲话:“我们是奉平西党组织的命令,来收编刘经伍的队伍的。除刘经伍外,所有弟兄,愿意抗日的我们欢迎,不愿抗日的送你们回家,发给路费。两条路由你们选。现在我宣布,愿意抗日的请站到左边,想回家的请站到右边。”“唰”的一下,刘经伍的人全站到了左边。马骥带头鼓掌欢迎。从此,这支队伍就叫了“八路军通讯连”,马骥也就成了八路军通讯连的连长。UPD选调生网

打掉马兰庄据点后,日军得知孙泽长、孙鹤龄两人经常给八路军带路,多次到孙家峪实施抓捕。还到处张贴布告,宣赏(给黄金500两)捉拿。时任特务大队长的东团头岗人韩宗伍也多次亲临,限孙家峪一个月内交人(包括马骥),否则一个不留,全部杀光。UPD选调生网

为了保证孙泽长、孙鹤龄俩人的安全,当时住潘杖子(村民李小田家西屋)的马骥让他们出去暂避一下,等情况允许时再回来。但他们躲到哈尔滨他侄子孙兰芳那里后,不到一个月就回来了。因为他侄子只是一家财主的勤杂工,工钱实在养不活三人。因此,马骥准备对特务大队主动出击。UPD选调生网

一天晚上,马骥带两个和一个化名长山的地方干部出发了。半夜十二点,他们到了东团头岗,翻墙而过,直入韩宗伍的住室,但韩宗伍没在家。马骥便将他们一家人集中到一个屋里,对韩宗伍的母亲说:“我是八路军连长马骥,也就是你儿子要抓的那个人。今天我送上门来了,想跟你儿子谈谈。你儿子不想留点后路么?你们一家大小都住团头岗,人们能饶了你们么?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啊!想把孙家峪烧光、杀光,那你家的房子留得住么?你家的人活得成么?请给你儿子捎个话,就说马骥来了,限他三天内到潘杖子见我!”韩宗伍的母亲和家人连连点头,表示决不耽搁,明天就去破城街找他。UPD选调生网

两天后,大约上午九点多钟,韩宗伍由团头岗保长韩宗信、王贺、李棠、张继洲等人陪着去了潘杖子。一进村,就被两个哨兵扭着胳膊押到了马骥的住室。当时马骥、孙泽长等正在炕上研究工作。韩宗伍一进屋就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了。UPD选调生网

韩宗信做了介绍之后,马骥厉声斥道:“韩宗伍,你不是想抓我们么?现在我们都在这儿,你抓吧!”大声的斥责让韩宗伍不寒而栗。马骥接着数落他:“你堂堂的特务大队长,怎么低着头不讲话呀?你真是不知耻辱!欺压百性,给日本人当走狗,叫人么你?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,你呢?”韩宗伍低声下气地说:“马连长,我错了,我有罪,我以后一定改。”说着还交出了自己的手枪。“改,你改得了么?”马骥说,“要改也可以,今天看你们保长的面子,留你条命,回去后给我们弄五把枪来,要狗牌的,王八盒子也可以;把日本大队长干掉,然后带上你的人投奔八路军。”马骥说到做到,真的放他回去了。UPD选调生网

但他韩宗伍并没有悔改的决心。在八路军驻地附近是不敢猖狂了,但在别处照样为所欲为。一个月后,被我方击毙在夹河北沟。UPD选调生网

马骥和他的通讯排(连)在迁西活动两年多,他们撒下的抗日火种很快燃遍冀东大地。UPD选调生网

温馨提示:保护原创,拒绝抄袭UPD选调生网


作者/来源:波涛54834570770

责任编辑: 轩雕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