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,“完善农民闲置宅基地和闲置农房政策,探索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‘三权分置’,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,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和农民房屋财产权,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,不得违规违法买卖宅基地,严格实行土地用途管制,严格禁止下乡利用农村宅基地建设别墅大院和私人会馆。”94L选调生网

  显而易见,该项表述中,对三权采用“农民房屋财产权、农户资格权、使用权”等通俗易懂的词汇,并未采取法学上的权利概念。《物权法》第152条规定,宅基地使用权人依法对集体所有的土地享有占有和使用的权利,有权依法利用该土地建造住宅及其附属设施。宅基地使用权“三权分置”从语言到制度设计,都是我国土地管理中新的内容,也为盘活我国闲置宅基地奠定了基础,然而在实践中,也出现了一些列困境。94L选调生网

  依照法律,农村宅基地可以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流转。新的政策实施后,村集体成员的闲置宅基地在拥有使用权的同时,可以选择转让此项权利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人,而继续持有资格权,这势必将对传统宅基地使用权流转产生冲击。同时,资格权的产生,兼具身份性和利益性,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,闲置农村宅基地可能出现大规模的三权分置,利益性凸显将进一步弱化身份性,违背了宅基地使用权的立法初衷。94L选调生网

  再者,新修订的《土地管理法》第六十二条规定,“国家允许进城落户的农村村民依然自愿有偿退出宅基地,鼓励农村集体经济镇组织及其成员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和闲置住宅。”然后相应的行政法规和规章并未及时出台,这就产生了很多制度缺位。如现有村民进城落户,“有偿”是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来担负,或是由乡镇人民政府负责,皆需政策指引。就宅基地有偿退出的基本原则,在是否退出的选择上,必须遵循农民自愿原则,禁止强制退出,宅基地退出的补偿等具体事宜也应在自愿协商的基础上确定;对于退出后的宅基地的利用须坚持合理利用原则。应当明确对于回购的宅基地应以复垦为主,确保农村宅基地、农村集体土地和农村人口间的生态平衡,同时因地制宜地兼顾再分配、发展用地和其他产业用地,制定合理的利用规划并做好用地监督。94L选调生网

  宅基地所有权、资格权、使用权“三权”是夯实宅基地居住保障功能并实现宅基地财产收益功能的有效途径。但应尽快完善具体细则,确保政策平稳落地,在促进乡村振兴和城市发展之间做好平衡考量,实现宅基地由传统单一居住功能向现代多重复合功能转型。94L选调生网

责任编辑: 昊然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来自选调生网


打赏
  •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打赏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