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日的沧江,
打桥底泳过的麻色鸭,
悠然自得,忘却寒冬的凛冽,
只图个内心的稳定,就像,
一阵微微凉风,诉说着只属寒的幸福。
一股涓涓细流,涌动着关乎冬的欢乐,
 
冬日的沧江,
弥漫着闹市的喧嚣和人情的话语。
竹凳、编筐、簸箕,以及各类百货,
这均是村里“赶场”的杰作。
吆喝叫卖声满是客气,
到处充满了安逸的气息,
老人、孩童脸上洋溢着的是,
脱贫致富后的从容与淡定。
  
站在布依老房面前,我眼里竟有些湿润,
——一股难言的感动与亲和从血液里迸发。
或许,源于它历经风霜打磨、岁月蹉跎,
变幻得安逸祥和,当然,这是城里从未见到的别致风景。
简单的构造,着色的质朴,令人印象深刻。
发黑的木、双层的屋、破落却有致的布局,
诠释着古老布依民族,神秘的气魄。

责任编辑: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来自选调生网


打赏
  •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打赏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