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一个热词进入我的视野,“小镇做题家”。本来一开始,“小镇做题家”只是来源于个别网友用来自嘲的称呼;但最近一段时间,它以部分群体对寒门子弟的挖苦和嘲讽火“出圈”,变成了带有明显的贬义、歧视他人的词汇。就我而言,我认为“小镇做题家”是当代年轻人奋斗拼搏的一个缩影,是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最好诠释者,也是为党分忧、为民解难、为民解愁的基层“答卷人”。in4选调生网

  嘲讽“小镇做题家”是一种偏见,也是一种警醒。部分群体戴着有色眼镜傲慢的审视着一群为梦想而奋斗的普通人,嘲讽他们只会考试做题、思维僵化、不懂变通、情商低等,殊不知这更折射出他们自己“躺平”的思维、消极的态度、自大的心理,无形中暴露了他们和当代年轻奋斗者的巨大差距。每当自己发现有轻视他人努力、不尊重他人成果的苗头时,我们都应该警惕和反思,这是一种对自强不息的精神的亵渎、对“知识改变命运”和“奋斗创造美好”价值观的否定、对成就更好自己目标的偏离。in4选调生网

  “小镇做题家”是“知识改变命运”的最好诠释者。不能选择出身,但能决定如何过一生。我们无法选择自己出身,都是一步一个脚印,通过勤奋学习、刻苦专研、勇于拼搏,面对生活的各种磨砺跌跌撞撞、逆风前行,从而创造获得了当下的生活。明朝宋濂年幼时家境贫寒,于酷寒天借书抄阅至手不能弯曲,他深信学习可以改变命运,后撰写的《送东阳马生序》激励了后世无数人;背着疯娘去上学的刘秀祥,出身极苦名校毕业后,回到自己的家乡当老师,用自强不息、顽强拼搏激励着更多的孩子;去年黄国平的论文致谢让人感同身受,文中讲述他坎坷求学,但依然保持着向上的勇气和希望。in4选调生网

  “小镇做题家”也是基层“答卷人”。就那我们广大基层党员干部来举例,大多数也是出生于祖国的众多“小镇”,通过“做题”来考上心仪的大学、喜欢的专业,毕业后又通过层层筛选,回到基层追求梦想、实现自我价值。我们基层党员干部在日常生活、工作中,一个一个解决群众的“糟心事”、“烦心事”、“闹心事”,不也是做题、答题的一种体现吗?in4选调生网

  最近《大山的女儿》正在热播,名校硕士毕业的黄文秀主动放弃大城市的工作机会,主动请缨回到家乡最贫困的村任第一书记,她不懈奋斗在脱贫一线,在一年多时间内让88户贫困户顺利脱贫,但因一场暴雨将她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扶贫路上。虽然黄文秀牺牲了,但是我们的脱贫攻坚战并没有结束,他的同事接过了扶贫的接力棒,在一棒一棒的接续努力下,百坭村实现了全村脱贫。正是这些基层“小镇做题家”奋斗在一线、奉献在一线、冲锋在一线,践行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、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,取得了脱贫攻坚全面胜利,实现了现行标准下9899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,创造了人类减贫史上的奇迹。in4选调生网

  我们广大基层党员干部要学习“小镇做题家”勇于拼搏、自强不息、坚持奋斗的坚韧,在广袤的基层大地上,为党分忧、为民解难、为民解愁,“作答”出更加美好的画卷。in4选调生网

责任编辑: 轩雕文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来自选调生网


打赏
  •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
  • 打赏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