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选调资讯!

号称第二个“台儿庄战役”—武汉会战之麻城小界岭战役
作者:沈家庄熊正涛    来源:网络摘编     2020-10-17    浏览量:


06Z选调生网


在大别山麻城市福田河镇小界岭山上,文物专家日前发现了国民革命军一个兵团指挥部、一个集团军指挥部、三个军指挥部驻地、满山的战壕和炮坑、抗日将领的坟墓和这处碑文记载。这个位处鄂豫皖三省交界处,名叫小界岭的地方就是抗日战争武汉大会战的惨烈战斗区域,被誉为“第二个台儿庄”。06Z选调生网


  1938年8月,抗日战争规模最大、双方投入兵力最多、伤亡最惨烈的武汉大会战爆发。商城、麻城是这次会战的重要战略支撑点,这里据守武汉的东北大门,是华东、华北向武汉推进的直线位置。这里双方投入最精锐的部队,展开了最惨烈的战斗。06Z选调生网


06Z选调生网


06Z选调生网


06Z选调生网


战斗主要集中在位于大别山河南商城、新县与湖北麻城交界处河南富金山、叶集、沙窝青山沟、福田河小界岭、大界岭一带。67年前,这里部署了国民革命军第三兵团、第二集团军42军、30军,王牌第71军,共计5万余人,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。第二集团军42军、30军和德式王牌军71军都是台儿庄战役的英雄部队。日本投入第13师团、16师团、第10师团濑谷支队为主的3万余人。06Z选调生网


  日军在120名汉奸的带路下闯入大别山区,这里的军队利用有利地形给予日军沉重打击。气急败坏的日军活埋了120名汉奸,并加强飞机和机械化部队配合作战,还使用了大量的毒气。但中国军队发扬台儿庄精神,没有丝毫退缩,英勇作战。31师师长在部队基本打光后致电第二集团军司令孙连仲要求撤退,孙连仲大声说,“就是剩下你最后一个人,你也要站在一线。”现年95岁的抗战英雄、时任 71军30师176团团长的仵德厚老人回忆小界岭战役时说,这是他军人生涯中最残酷的经历,有这“最”:一是他指挥作战人员最多的一次,共七个营的兵力。二是战斗日期最长的一次,35天。三是最激烈、最残酷,也是伤亡最多的一次。全团2800人中撤出战斗的仅有300余人,还包括炊事兵、担架卫生人员。四是消灭日寇最多,在他们阵地前沿,有三千多日本兵丧命。在友军接防该团阵地前,他们没有放弃一寸阵地。这是最残酷的遭遇,日军使用了毒气弹!由于防毒面具不多,许多战士在掩体里就失去了战斗力。06Z选调生网


  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将军、42军冯安邦将军的指挥部就在小界岭界口往南200米的福田河镇小界岭村裴树凹。日本飞机在军部投下炸弹,将军部炸毁,孙连仲从瓦砾中爬起,又趴开瓦砾救出苏联军事顾问,继续指挥战斗。
  小界岭界口往南3公里处有个叫朱家大庙的湾子,湾子里有一棵千年银杏,古木参天,三四个青年人才能合抱。71军宋希濂将军和30军田镇南将军的指挥部都设在这棵银杏树下。田镇南抬棺上阵,极大鼓舞了抗日将士的士气。宋希濂是黄埔一期学员,参加过讨伐陈炯明的东征、北伐战争、淞沪战役,是国民革命军一名优秀的指挥官。两军相互配合,协同作战。每每前线传来捷报,宋将军和田将军就在银杏树下饮酒庆祝。每每出现阵地丢失,他们就在银杏树下互相鼓舞,商讨对策。06Z选调生网


06Z选调生网


  在1938年这场80余天的战斗中,在孙连仲、宋希濂和田镇南的共同指挥下,中国军队同日军展开殊死激战,打退日军多次进攻。日军始终未能取得战斗的实质性进展。日本当时的报纸称小界岭战役为:“我军遇到强手,束手无策……”。小界岭守军的顽强抗战迫使日军改变战略进攻的重点,增加部队,攻占潢川、罗山后,向信阳进攻。日军在台儿庄丢下11984条性命后,又在此次战役阵亡4506人(其中将校佐172人),负伤17380人(其中将校佐526人),合计21886人(其中将校佐628人),是日军在武汉会战伤亡最多的战役(武汉会战日军承认的伤亡是2.1万人)。是役,中国抗日将士阵亡近20000人。国民革命军光宋希濂的71军从12500人到撤退是只有800人,几乎损失殆尽!
  在这场战役中,蒋介石亲自到麻城督阵。郭沫若率抗战文艺宣传队到一线演出。小界岭战役沉重打击了日本的进攻,成为武汉战役外围唯一没有被日本突破而因信阳胡宗南防线、蕲黄广防线、阳新、大冶防线相继失守后主动撤退的防御阵地。06Z选调生网


作者:罗光军,系2000年湖北省委组织部选调生,现任湖北省麻城市福田河镇党委副书记、人大主席
06Z选调生网


作者/来源:沈家庄熊正涛

责任编辑: 轩雕文